他终于得空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的专访

时间:2018-08-07 23:1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用于奖励资助品学兼优、家庭经济困难的全日制普通高校本专科(含高职、第二学士学位)在校生。国家励志奖学金资助面约为全国全日制普通高校本专科(含高职、第二学士学位)在

  用于奖励资助品学兼优、家庭经济困难的全日制普通高校本专科(含高职、第二学士学位)在校生。国家励志奖学金资助面约为全国全日制普通高校本专科(含高职、第二学士学位)在校学生总数的3%,每生每年5000元。同一学年内,国家励志奖学金和国家奖学金不能同时获得。

  2008年,有杂志采访余德耀,文章大标题引用他的话,“用五年时间来检验”。彼时,这位印度尼西亚籍华裔商人正打算在北京宋庄建造一个新当代艺术中心,面对是否看好艺术市场的问题,背靠大量珍贵藏品的他,试图参与到历史的进程之中。

  到今年已是第六年,余德耀的重心移至上海,一座巨大的私人美术馆落成并举行了开幕展。他在“美术馆”前毫不客气地署上了自己的姓名,也等于是以自己的名誉作赌注,哪怕一切覆水难收。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好像冥冥之中有一个安排让你走这条路。”在经历准备开展的连番忙碌之后,他终于得空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的专访,“如果你要问美术馆到底会经营到什么地步,现在我充满自信,时间足以证明我们能否坚持下去。”

  在过去的几年里,余德耀从名不见经传的“华人藏家”,迅速跻身英文杂志《艺术与拍卖》“艺术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排行榜第八名。2004年前后,他对中国当代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多次不惜重金在拍卖会上拍下许多重要作品,从而迅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2007年,他在伦敦苏富比以200万美元购入岳敏君创作于1997年的《公主》;2010年,又在香港以669万美元竞得张晓刚创作于1992年的二联画《创世篇:一个共和国的诞生二号》——而后者,目前正在余德耀美术馆的开馆展中展出。

  余德耀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创建了自己的第一座私人美术馆,做过叶永青等人的个展,主要目的就是把属于中国的当代艺术传播到当地。而现在,余德耀对记者介绍说,雅加达的那座美术馆由于人手稀缺,目前暂时被降级为“基金会艺术空间”,也有展览对公众开放,只不过需要提前预约。但是显然,六年的经营实践为他在上海的新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与此同时,他启动了“巴厘岛会谈”计划,每年邀请几位重量级艺术家、评论家、学者、策展人共聚,以轻松漫谈的方式探讨当代艺术领域最重要的大小问题。这些白日梦一样的探讨,也被余德耀善于学习的商人本能所汲取,应用到美术馆和系统收藏的实践之中。会谈内容集册出书,即便化成文字对话录,也能看到现场闪现的火药味儿。

  “就好像头脑风暴,谈论中会提出很多问题。我们有时候会吵架,当然是为了题目而不是个人。”他说,“巴厘岛会谈”坚持到第六年,余德耀显然还乐在其中,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手游、网游的危害性,主要是孩子们长时间沉迷在虚拟世界,适应现实世界出现困难,影响正常的生活学习秩序。此外,孩子的自我控制能力尚弱,容易形成依赖的心理误区,造成以精神症状为主的心理亚健康状态,如:玩游戏时精神亢奋,不玩时精神萎靡,对其他事物的快乐感和兴趣逐渐丧失。

  在采访的一个多小时过程中,他始终都在按照自己的步调侃侃而谈。商界大佬一贯拥有的重要品质在余德耀身上都有所体现,胆大、心细,不怕提钱,也不怕谈理想。他既能大刀阔斧地斥资千万来运营美术馆,也要万分强调节约使用公共厕所每一盏灯的重要性。

  在企业家、收藏家、艺术赞助人、美术馆创建者等诸多身份中,余德耀最喜欢的还是藏家,但他决心往前多走一步,为艺术历史助推一把。“我做藏家身份多高啊,能买东西就是爷嘛!即使你有个美术馆,但只要不买东西,人家就不会对你好。”他说,“所以美术馆是一个理想,是我人生到了一个阶段想要做的事情。”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在四局紧张激烈的对决后 “中长期来看